《海派诗人》海派诗人——谌贵芳 我已经启程(组诗)

2019-11-20 08:59  |  作者:谌贵芳  |  来源:《海派诗人》

《我已经启程》

时间突然转身
一座小镇如一朵沾满露水的栀子花
温情脉脉地打开——

草尖上挂满露珠,教堂上闪烁繁星
灵魂的居所,比任何一个地方
都近,都美

阳光不必过滤
鸽哨清脆,穿过树林绿色的叶脉
所有不祥的云朵纷纷溃退

在这里,可以忘记必须忘记的
无法忘记的,就藏进教堂的钟声里
或者,山峰脚下的泥土深处

夜色越来越浓,我的身体越来越轻
我忘记了我是谁,却拥有
比一片细小的叶子,更宁静的呼吸

我已经启程,还有谁
正在启程——


《暮色渐起》

黄昏时,来到佘山
落日跌入山背,晚霞铺满天空
世界,宫殿一样
一点一点安静在
佘山的怀抱里,像个婴儿

小小的安详里,盛满了
尘世不能了悟的澄明悠远
一明一暗的闪烁
是星子在给从城里归来的人指路

佘山的夜晚,足够宽宏大量
山林,足够宠辱不惊

暮色四合的佘山,夜
不会长长地叹气
山峰还是山峰,水流还是水流
可以,望一望头顶的明月
吹一吹,干净的晚风

在这里,什么都不是浮云


《在月湖》

要等待多久,一个人
才能拥有如此奢华的时光

就这样,静静地坐着
想起一些人,也想起一些事

想起,要去追逐的梦想
也想起,那些逝去的匆匆脚步

丢弃坚硬的生活
就这样坐着,静静地坐着

不让这一片时光沾染一粒暗伤
让每一分每一秒都缓慢温暖起来


《米市渡·黄昏》

我想用一些词语
敲击米市渡的黄昏

春风浩荡,落日熔金
江面荡漾,渔舟唱晚

米市渡的黄昏,摊薄了
春光。蔓草荒烟的木屋旁
青藤爬满篱笆,风渐渐地停止了奔跑

涛声疲惫,桅杆失语
无名野草在河水两岸排序
大地与天空的秩序——
油菜花在星光下闪烁,光芒无法阻挡

一簇簇芦苇举着鸟巢,抱紧
村庄的欢笑与青瓦

我远逝的青春,在米市渡的黄昏里漫溯
山高水长,画画的人早已远去
站在米市渡的脊背上,能看得见更远的苍穹


《玉华路》

走在玉华路上
仿佛有了禅意,一切都是新的
呼吸匀称,沉重的肉身变轻

清晨,小青果铺满一地
黄昏,小黄叶飘落一地
记住一枚小青果,和一片小黄叶
飘落的方向
你就不会迷失自己

无患子树灿烂得让我们美
也会萧瑟得让我们悲
但,不会滞留在某个情节

每一天至少两次,走在玉华路上
淹没在无患子树的阴影里

我喜欢自己走在玉华路上的样子


作者简介:谌贵芳,江西宜春人,现居上海,教师。松江区文联文学协会会员、上海市华亭诗社成员。作品散见《诗探索》《中国诗人》《上海诗人》《散文诗》《文学报》《诗潮》等刊物。曾多次获上海市民文化节市民写作大赛、上海朗诵艺术节诗歌征文奖等奖项。著有诗集《夏天开始的地方》


责任编辑:杨博         沈彤
新闻热线:021-61318509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上海文艺网客户端
上海文艺网手机
文艺电台客户端下载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5446号
亚洲 欧洲 日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