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诗人》海派诗人——王迎高 世相( 组诗 )

2019-11-11 09:12  |  作者:王迎高

《世相》

一对老鼠要结婚。
365只猫争着去当伴娘。
这是真事。


玲珑瓷

薄成灯的肌肤,时光才能透出肺腑和心系远方。
肚脐镂出米粒和藕尖,通花洞才满腹“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

心口,让冰晶硬出约定俗成、不洞不漏和单刀赴会,让窗八面见光,开启釉中釉、花中花、五百年窃窃私语、唇的柔润和一千三百度色温。

在七窍屏气,抱紧冷暖和窑烟,用高岭土凝结成骨,将月光洗成一件浣纱和一羽蝶翼。

在一只碗的五方杂处,洞察虚实境界,慈悲情怀,在一尊瓶的十八省码头,用肝胆相会明澈,用坯体影印清缸,用拼辍吹之欲飞和精致生活。

一只玲珑,一只穿越时代的敛口,一只装满思想的衣钵和皿。


《【雪菊】之一》

采摘爱情时,要沾露带霜,品味生活时,有挥发的先苦后甜和神奇色香。

生活的笑脸和红纨,总是在光阴的背处或坡处发着吉光片羽和暗色灯盏。

谁,在一朵梅里埋下一滴血的诚挚,在一只莲蓬植入良苦用心,在一棵黄连根部功苦食俭,在一株灵芝贤脏储满孢子、真菌和肺言。

谁在八月的雪线之上擎起一把把聚的伞和穹,在浸泡时演绎佛祖沾花、衣袂彩虹、踮足芭蕾和水木年华,谁在另一个人体内益肝、明目、降脂、安肠胃、调四肢、利五脉和气血。

心中有暖,一朵菊才在冰封峭崖“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情中有高度,一只鹰才让三千米海拔驮着苍天和风声。

在昆仑,一些从岩层溢出的溶液,冷却后被日晒雨淋洗磨成和田温润;一些站在“龙脊”肩上的蛇目植物,干燥后会励出骨髓里的琥珀和“古丽恰尔”。

在昆仑,一支雏菊与雪结下了千年情缘和礼氏物语。


《【雪菊】之二》

风的骨架、肖像、手语和拐杖。

懂得付出的人,才在相逢时刻将球形花蕊打开后,再呈现出诚的棕色、褐色、美艳和点燃秉烛。

懂得珍惜的人,才在季节源头用寒冷身躯,生长一种“其状如葵,其味如葱,食之忆劳”的弥足珍贵。

多么不易,在无人居住处,在峭壁,在常年飘雪的叠嶂,还会有人守住一片圣洁和昙花境界,还会在一杯温暖中还原最初的包裹和胎动,还会将自己干涸的乳汁化为一股思源,一缕覆水,一勺红豆熬粥。

多么的独一无二,一支双色金鸡在萎缩后,还能将一瓢弱水酝酿成三千丝路花雨和心服之隅,还能慰藉众人的唇齿留香和魅力口感。

是的,心沉下去,文字才在一壶煮沸的纸上酣畅胆汁和髓滴,诗行才在一支汗青的笔尖淋漓绛红和遒劲。


《【雪菊】之三》

水中的歌者、舞者、尧尧炊烟和披着婚纱的孔雀新娘。

在一杯红尘里,张开肺腑,溢出不弃不离,挤出黄皮肤里的碧血丹心、雪泥鸿爪、雪中送炭和集萤映雪。

在一叶枫中,染上酒的色素,贴上克里阳标签,怀揣含苞芙蓉、允诺云朵和桃花容颜。

在一株枸杞上,低垂疏风清热、健脑明目、解毒消炎;在一只桑葚内,渗出岁月胭脂和蜜汁,渗出甘绵不断、回甘醇厚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一朵雪莲旁,种下月光和铭记,洒下露珠和担当,孕育“耻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在一棵枣树间,挂满心心相印、日久见人心和一瓣心香。

在一碗陈年普洱中,将想你的浓、耐泡,浆汤成色香味俱全的罗布麻和沁人心脾。

一朵雪菊,一朵做人的味蕾,一朵生活的启示和思辨。

作者简介:王迎高,上海市作家协会会员。近几年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潮》《诗歌月刊》《诗选刊》《中国诗人》《上海诗人》《文学报》《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报刊发表大量作品。入选中国作协创研部等主编的多种年度选本。出版散文诗集《走进心灵》《心灵牧语》《骨头里的灯盏》《大地指纹》《大地肺腑》《念珠,云间地理(与南鲁合著)》。曾获全国第二届中山图书奖,第一届中国“曹植文学奖”,第二届中国包公散文奖,获《人民文学》和上海市作家协会等主办的诗歌大赛奖。2013年出席第13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责任编辑:杨博         沈彤
新闻热线:021-61318509
注: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凡本网转载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文件资料,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
0

扫一扫上 海文艺网

扫一扫 上海文艺网微信

上海文艺网客户端
上海文艺网手机
文艺电台客户端下载
责任编辑:沈彤
电话:021-61318509
邮箱:bjb@shwyw.com
广告投放联系方式:021-61318509 邮编:201602 上海文艺网总部
COPYRIGHT 2012-2016 上海文艺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严禁一切有损本网站合法利益的行为, 所有用稿为公益交流。请严格遵守互联网络法制和法规、转载稿件如有异议立即删除。
地址:上海市松江区乐都路358号云间大厦15楼1503室 版权所有 沪ICP备13019820号 工商电子营业执照 20160406145114127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5446号
亚洲 欧洲 日产